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三十九章 天赋与决心
    万古城口!

    吕杨眼睛通红的看着对面的姜尚。

    “知道吗?你派来刺杀我的人,非但没有让我恐惧,只会让我对你越来越恨,我发誓,我要报仇,不惜一切代价的报仇。我听说你入了白狂地洲,我不惜散去修为,进入白狂地洲,龙池结界,我要报仇,报我全族之仇,为我全族,讨一个公道!我要用你的血,来祭奠我的亲人们!”吕杨狰狞的看向姜尚。

    “讨个公道?哼,你觉得你委屈了?想要我的血,那你来啊!我就坐在这里!”姜尚冷冷说道。

    说话间,探手一抛,祖凰之玺陡然浮于半空之中,似形成引力线,直通满天星辰,一时间,满天星斗闪耀,无数风刃从天而降,绞碎万古城中大量建筑,卷起碎石,疯狂的在姜尚四面八方旋转,整个万古城,都好似一个吞天巨兽,等着吞噬所有擅闯者一般。

    吕杨冷冷道:“周天星斗大阵?哼,所有人都说姜尚阵法天下第一,今日,我就以阵法破你阵法!”

    “公子小心,那是祖凰之玺!”白起担心道。

    吕杨却没有理会,而是翻手取出五面小旗。

    “五方旗,定天地五方,东南西北,去!”吕杨一声大喝。

    “轰!”

    五方旗瞬间绽放耀眼光芒,其中四面分于万古城四方,只有其中的中央戊己杏黄旗握在吕杨的手中。

    五方旗,曾为东皇太一之宝,守护妖族天庭,后被鸿钧利用,与三清合谋,屠灭苍生巫妖两族,在周天星斗大阵的阵基法宝中,除了祖凰之玺,就是五方旗最为威力。

    吕杨手执中央戊己杏黄旗,一股股金光笼罩,踏步进入了姜尚的周天星斗大阵。

    “姜尚,看你的周天星斗大阵厉害,还是我的周天星斗大阵厉害!”吕杨冷声道。

    “吕氏天才阵法师?哼!”姜尚一声冷哼。

    “轰!”

    整个万古城中,被两个周天星斗大阵笼罩,一时间,风暴狂卷,无尽浑浊。

    姜尚、吕杨彼此以阵法对决,引动星空越来越多的星辰。

    白起几次担忧吕杨有危险,但,终究强忍着没有跨入其中。

    有生死之危险,可,这更是名誉、血仇之战,白起知道轻重,此刻的吕杨,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忙。

    吕杨有着阵法的绝对天赋,嬴四海甚至评价扶苏,说其阵法一道的天赋,比之其母亲祖凰都一点不弱。好似天生就为阵法而生的一般。

    在五方旗的护卫下,又有君临天下真龙图,白起对其充满了自信。

    万古城已经陷入了一股浑浊的混乱,百姓逃光了,四周更是因为阵法冲撞黑洞四起。

    白起以大修为压制四周余波扩散。

    “这天上,有着五分之一星辰,都被他二人引动了?”牛魔王惊骇的看着星空。

    随着二人对决,密密麻麻的星辰大亮而起,恐怖的周天星斗大阵,第一次展露如此恐怖之威。

    “姜尚,好你个姜尚,当今天下,能将阵法一道运转如此玄妙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老天给了你如此绝佳的阵法天赋,你却用来满足野心,屠戮天下,当诛!”大阵中传来吕杨的大喝。

    到了此刻,吕杨才发现姜尚阵法之力的恐怖,难怪姜尚被称为阵法天下第一,若不是母亲祖凰昔日传授了自己一些周天星斗大阵的关窍秘密,今日恐怕都很难是姜尚对手了。

    此刻,两人阵法大战,越发激烈。

    “朕的阵法天赋,绝佳?”姜尚露出一丝干笑。

    脑海中,忽然想起了小时候被人的评价。

    ---------

    “姜尚,你也看到了,你们这批姜脉子孙,老祖都会给你们一次机会,姜脉天生阵法超群,你们这批姜脉同龄凤凰,一同学习阵法,最终大比,天赋高者,将受到重视,以后继续学习阵法,天赋差的,就没有机会了。这次一百个人学习阵法,只有二十个人勉强合格,而你姜尚,阵法天赋太差,在八十个不合格的人中,也是中下流。”一个男子沉声道。

    “老师,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更加努力!”年幼的姜尚惊恐道。

    “努力?努力是没用的,天赋决定一切,你天赋不行,决定了你未来成就,你以后不要学习阵法了,去学习潜伏吧,以后作为死士派往各方势力,若是以后立功,或有翻身的机会!”那男子说道。

    “不,我不要做死士,我爷爷就是死士,然后死在了潜伏之中,死的极惨,我奶奶也是,我不要做死士!我答应了爹,一定要在我这一代翻身的!”姜尚焦急道。

    “翻身?你天赋不行,翻不了身的!”那男子沉声道。

    “不,老师,求你,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姜尚跪着抱着男子的腿。

    “放肆,我凭什么忤逆老祖,给你机会?滚,贱种!”那男子一脚将姜尚踹开。

    “噗!”姜尚被踹的一口鲜血喷出。

    晚上,姜尚母亲给姜尚喂药。同时偷偷的抹着泪水。

    “娘,我辜负了你和爹的期望!”姜尚哭着撑起身体。

    “没事,我儿,以后再努力!”姜尚母亲擦了擦泪水。

    姜尚母亲知道,这次通过不了测试,姜尚的命运就不可能改变,以后只能作为死士对待了。

    “娘,为什么?我那老师,也是姜脉!为何对我这么苛刻?我们姜脉,本来就弱,不应该团结起来吗?为什么还看不起我,任意打骂?连一点机会也不给我,为什么,呜呜呜!”姜尚哭道。

    “姜脉的竞争,最为残酷!每个人都在承受着痛苦!若是不能证明自己,只能屈辱致死!”母亲也是抽泣道。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都在凤凰山,为什么姜姓就好像被打上了低人一等的烙印?我们为什么不能反抗……!”姜尚哭道。

    反抗两个字刚说出口,就被母亲一把捂住了嘴。

    “在凤凰山,不能说老祖的坏话!”母亲眼中闪过恐慌道。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就天生下贱?别人骂我们贱种,就连我姜脉自己人也骂我们贱种,他们也是姜脉啊!”姜尚哭道。

    “我也不清楚,我听说,我姜脉在上古时候,也曾经辉煌过,我姜脉上古的一脉之主,在最鼎盛的时候,触怒过老祖,所以,在我姜脉没落之后,老祖对我们姜脉依旧不待见,那些凤凰山的脏活,苦活,高危险的,都是我们姜脉去做。”母亲难受道。

    “为什么啊?我们有没有冒犯老祖,不是我们冒犯的啊,这凤凰山待不了,为什么我们不离开这里?”姜尚哭泣道。

    “逃出凤凰山?我姜脉的确有不少分支逃出去了,他们受不了凤凰山的压榨,但,大多逃出去的姜脉,都被老祖找到,全部杀了!留在凤凰山,还有活,离开凤凰山,只有死!”母亲难受道。

    “难道,我们姜脉,只能作为奴隶吗?都是老祖的奴隶吗?”姜尚哭道。

    母亲暗自抽泣,并不反驳,显然也为自己的命运而悲哀。

    “奴隶?我不要做奴隶,我不要世世代代做奴隶,爷爷就是作为死士安排出去死了的,爹现在也是死士,很快我也是,我不要,为什么同为姜脉,他们做了奴隶,还如此苛刻同为姜脉的我们?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姜尚哭道。

    “儿啊,我们这样的家庭,生活在凤凰山最底层,唯一能够翻身的机会,就是有天赋,可若是天赋不行,就只能等下一代了,也别怪同脉其他人对你苛刻,因为,他们也受着压迫,我们无依无靠,没有任何人能帮我们,这就是命,这就是命!老祖就是天!天命难违!”母亲哭泣道。

    “不,不,这不是我要的,我们无依无靠,那我就靠自己,我不靠别人,这就是命吗?我不认命,我命由我不由天!我不会妥协的!”姜尚咬着牙齿道。

    “可是,根本改变不了啊!”母亲难受道。

    “改变得了的,我姜脉擅长阵法,他们不许我学阵法了,我就是去偷,我就是去抢,我会抢到更多的阵法研究,我一定能翻身的,我一定能!”姜尚沙哑的声音吼着。

    “没用,你的阵法天赋不高!”母亲哭道。

    “我天赋是没别人高,但,我有决心,我更刻苦,别人看一遍就会的阵法,我看十遍,我看百遍,别人下一番功夫,我下十番功夫,百倍功夫。我天赋不如人,我用努力补足差距,娘,你看好了,我们一定会翻身的,我不是贱种,你们也不是,我姜尚没人扶持,但,我靠我自己,我现在是最底层的贱种,总有一天,我要踏上这天地最高的宝座,我要成为这天地至尊,我要将所有人都踩在脚下,包括老祖,包括老祖!”姜尚红着眼睛,戾气四射。

    “儿啊,不要说了!”母亲捂住姜尚的嘴,不让他说出忤逆凤凰老祖的话。

    “娘,你相信我!”姜尚红着眼睛道。

    “我不知道,我只要你和你爹平平安安!”母亲难受道。

    就在姜尚继续要说什么的时候,陡然一阵敲门声响起。

    母亲吓的惊慌失措,以为儿子说的话被凤凰老祖知道了呢。

    “大嫂,是我!”门外传来一个声音。

    听到声音,母亲轻吁口气。

    “是叔叔回来了?那爹也回来了?”姜尚眼睛一亮。

    母亲去打开门,却看到,门外站着一名男子,男子眼睛红红,手中抱着一个骨灰盒。

    “大嫂,对不起,我和大哥是最低等的死士,所以被留下断后,大哥为了救我……!我们修为太弱,大哥连涅槃凤凰蛋的能力都没有,只有这个……!”男子难受的递出骨灰盒道。

    “噗通!”

    母亲顿时昏死,跌落在地。

    姜尚看着不远处父亲的骨灰盒,久久没有动弹,这一刻,不知为何,姜尚忽然意识到了一点,自己的身份,或许已经不再是贱种了。随着父亲的死亡,自己连贱种都不如了。

    父亲死了,母亲接替其死士身份,母亲死了,自己去做死士?

    “哈,哈哈哈,哈哈哈!”年幼的姜尚,坐在床上,凄然的笑了起来。

    抱着骨灰盒的叔叔惊讶的看向姜尚:“姜尚,你,你怎么了?”

    “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命由我不由天!不由天!”姜尚浑身颤抖中,发出最狠的誓言。

    -----------

    回忆过去,姜尚一边对付吕杨,一边露出狰狞的笑容。

    “阵法天赋?哈,哈哈哈哈,我没有阵法天赋!但,我有决心,我的阵法就是天下第一!”姜尚红着眼睛寒声道。

    “轰!”

    姜尚、吕杨的阵法凶猛冲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