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拥抱之前说爱你 > 第98章
    时间走的太快,故事走成了回忆,回忆走成了沧桑。

    林昊坐在探视间,静静地看着眼前铁笼里那空荡荡的座椅。曾经,父亲也曾坐在那张座椅上,无助的等待着命运的审判。他仿佛能看到母亲和父亲在这里见面时的绝望和无奈。他知道父亲当时的挫败,当时的无奈。

    终究,生命无常,时光太短。

    一切的故事从这里开始,也注定了从这里了结。

    “这半个月您在里面过的还好吧?”看到钟杰晖坐到面前的椅子上,林昊收起了心中对父亲的些许难过,嘲笑着坐在对面的人。林昊以胜利者的姿态面对着对面这个溃败不堪的人。

    “我真的没想到我和孙涛斗来斗去,到头来我们都尽在你的算计中。你是因为你父母吗?”

    在被关押的这半个月的时间里,钟杰晖一直在思考,究竟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为什么会败在一个乳臭未干的林昊身上。在推翻了无数次又认定了无数次后,他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从始至终,林昊在林氏集团盘踞着只是为了给父母报仇而已。

    “我看过我妈妈写的日记,她会把每个想法每个改变都写进日记里。她在我父亲死后就有些犹豫,犹豫到底是不是你捣的鬼。”

    “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你还来见我干什么?就是想看我如此凄惨的下场?”钟杰晖没有好气得问。

    “因为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问我,我还有很多问题想你亲口回答我。”

    所有的事情,对于钟杰晖也好,对于林昊也罢,终该有个了断。

    “我始终不明白,你怎么会在短时间内得到几乎所有股东的支持?你从不关心公司的业务也从不参加我和孙涛的争权,你是如何架空我和孙涛的实权的?”钟杰晖首先开口问。因为他是在想不明白林昊到底是如何在自己和孙涛都毫无防备下买通了所有人,轻而易举的同时搬倒了自己和孙涛。

    林昊正了正领带,逐字逐句的说“事实上,从五年前,你把我和妹妹从姑姑家接回市里,让我进入林氏集团开始,我就开始了与你与孙涛的争权。一开始我确实一无所有,没有任何人的支撑,没有自己的人脉。在这种情况下,既然没有人的支撑,我只能慢慢地将我的人安插进来。私下里,我将孙涛手下的全部换掉,将我的人全部安排在孙涛手下。这些人负责一面帮孙涛做事,一面帮我调查孙涛和你。而我只要做一件事就好,那就是无限的激发你们的各种矛盾,借力打力。当然,还要多谢您的公子,钟英凯。他不禁帮我清除掉了你那些棘手的手下,而且还出色的向各位股东们展示了钟家人的无能。此时,就在孙涛得意洋洋的享受着成功的喜悦之时,我只要让我手安排在孙涛手下的人们不时将孙涛所做的有损公司利益的事情放出风去,你们钟家人肯定会替我想办法解决掉孙涛。总之,只要你们两个人意志耗下去,你们一切的所作所为都让所有股东对你们彻底丧失了信心。”

    听完了林昊的这些话,钟杰晖久久没有反应过来。面前的这个20多岁的男孩子,竟然将自己一步一步的置于他所设的圈套中。

    “你竟然设计我们,把我害到如此境地。”钟杰晖站起身,双手使劲摇动着冰冷的铁栏。

    林昊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他看着旁边的狱警将钟杰晖拉到椅子上,看着眼前这个无力抵抗的仇人。不知为何,内心的伤隐隐作痛。

    “我害了你吗?若不是你一步一步的将我父母逼入绝路,若不是你丝毫没有人性的为了权利金钱害的我们一家家破人亡,我怎么会害你?也该轮到你尝尝家破人亡的滋味了!”林昊说的有些激动,最后几个字完全是喊出来的。

    “既然我的笑话你已经看到了,那你可以走了”

    “我想知道你是如何解决我父母,逼得他们一个猝死,一个自杀。”林昊面无表情的问。

    钟杰晖笑了笑,靠在椅背上,轻松的说,“有一段时间,我发现林海桦在找人调查我的财务情况,他好像得知了我*的事情。我知道了之后,就主动找他谈,我当时承诺把钱补给他,让他不要把这件事情捅出去。可是这件事情在我心里终究是一个坎,只要林海桦在,我就害怕有一天他还会拿着手里的证据来找我的麻烦,我就萌生了要除掉他并且得到林氏集团的想法。”

    “当时我私下找了林氏的客户,给他们一些有利的条件,使他们放弃了和林氏集团的合作。当得知李海斌着急用钱的时候,我又买通了他帮我改账本,将公司账目做成了亏损很大的样子。并且诬陷了林海桦行贿。”钟杰晖说的越轻松,林昊的心就越痛。

    “后来,你父亲林海桦心脏病发住进了医院。我去看他的时候,正好赶上他在输液,我知道,那种药剂是绝对不能调快输的。我知道,那是我除掉林海桦的唯一一次机会。等到护士一走,我将点滴的速度调到最快,并且将氧气罩取下。我静静地看着他在床上抽搐,静静地看着他死在我的眼前。等确认他没气了,我将点滴瓶恢复正常。”

    钟杰晖将事情的真相不慌不忙的一点点说出。他想象着自己父亲在病床上挣扎时的无助,想象着父亲慢慢遇见死亡时的不舍。他的手死死的攥在一起。他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可是从未有过的寒意立刻充满了全身。

    “所有的这一切就是因为害怕吗?”林昊问。

    “不只是害怕,只要你父母在,我就不会有真正的成功,谁知道他们会拿我的错误做什么文章!”

    林昊听了,仰起头。

    这四四方方的屋子里让人窒息的,不是四面冰冷的墙面,而是光也透不进的黑暗。

    “钟杰晖,你等着去想我的父母忏悔吧!”

    从警务署出来,林昊站在门口,久久不肯离去。这么炙热的光竟然也照不进人心中那片黑暗里。

    林昊没有让林雨霏和自己一进到警务署。他知道,做个看客,应该会比较幸福。而林雨霏,大概也知道父母曾经经历过什么,也知道哥哥不想让自己去听真相是不想让自己伤心。林雨霏站在车门旁,静静地等着。

    “哥哥,你出来了。”林雨霏看到林昊出来,快走了几步。

    “小雨,我们去看看妈妈爸爸吧!”

    城郊的陵园,似乎被城市所有忙碌着的人们所遗忘。它岑寂的站在那里,静默的看着灯红酒绿,听着花开雨落。

    每天,似乎都会有人来,有人走,来的时候带来了对一个人最深的思念与悲痛,走的时候,人们会带着那个人的回忆开始一段不得不开始的新生活。

    一天,两天,一个月,一年......我们该忘得不该忘得总会慢慢淡然,在我们的心里或许还会留着些许过往的痕迹,但是它们只会慢慢的被我们埋在心底。

    “妈妈,爸爸,你们在那边怎么样啊,我和妹妹又给你们带了一点钱,你们想吃什么就买什么,一定不要不舍得。”林昊边说着,便和林雨霏一起将手中的纸钱一张一张的扔入火盆里。

    “今天,我去见警务署见了钟杰晖,知道了很多事情。”林昊哽咽着说“妈妈爸爸,你们放心,他已经自尝恶果,等着他的就是法律的审判了,你们也可以瞑目了。”

    直到现在,林昊才渐渐明白,月缺也好,月圆也罢,只要记得只要内心充满怀想,就好。

    “哥哥,妈妈爸爸离开的时候是不是很痛苦?”

    “妈妈爸爸走的时候带着我们的爱,看到你长大了,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他们现在应该很幸福。”林昊将手中最后一张纸钱扔到火盆里。林昊知道,阴冷无光的昨天已经在这一刹那过去,迎接自己和妹妹的将是最美的阳光。

    “小雨,一切都过去了。”林昊将林雨霏拦在怀里,两个人紧紧的抱住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