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诡楼异闻物语 > 第64章,忘忧客栈之扎金花㈤
    “嗯,我男朋友。”店员爽快的承认了。

    “姑娘,大妈这是为你好,你看看他旁边这姑娘,贴多近。”

    “这是我老板,整个金楼都是她家里的。”

    “老板也不行,这么明显的勾搭别人家男朋友,大妈我都看出来了,姑娘你可小心了。”扎大妈热情的关心着店员的感情问题。

    “大妈,咱们该去吃中午饭了。”玖雅拽着扎大妈向店外走去,扎大妈还有些意犹未尽,还想跟店员再聊聊。

    玖雅一眼就从照片上看出猫腻了,这店员是小三,那男的看似两个都不碰,尴尬的笑着,实则身体偏向店员多一点,但手指上戴的戒指却是和女老板戴的戒指同款。

    再加上店员刚才对自己的鄙视,玖雅凭第六感断定,店员绝对不是省油的灯。

    毕竟以上全是,玖雅瞎猜加主观臆断,准不准的玖雅也不准备说出来,只要不让扎大妈再跟店员聊天就行了。

    万一自己猜对了,那扎大妈再聊下去,就起在助纣为虐,鼓励小三去破坏女老板努力维持着的家庭。

    不过玖雅还是希望自己猜错了,毕竟每个女孩,都值得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那就更不能让扎大妈和她聊了,聊多了,思维也变大妈了怎么办。

    玖雅回去没找到古诺,就和扎大妈去吃了碗面,吃面的时候,扎大妈又和邻坐的大妈聊了起来,两个人吐槽起儿媳妇来根本不带嘴软的。

    最后两个人越聊越投机,扔下玖雅,两个人跑去跳广场舞了。

    玖雅彻底无语了,自己老了要是如此爱管闲事,见谁都聊两句,那就太恐怖了,还是窝家里看电视快乐,话太多容易遭人烦。

    玖雅结完账,往民俗街走着,终于想起问问古诺,怎么和佘桥谈的。

    可电话打过去却是无人接听,玖雅总感觉不对劲,难道古诺被佘桥算计了?

    玖雅加快脚步,几乎是跑回民俗街的。

    一到街口,玖雅直奔佘桥的字画装裱店,被胡珂卿拦在了门外。

    “干嘛呢!干嘛呢?准备冲进我们店里趁火打劫?我告诉你,我们老板要进去了,我要是被辞退了,我天天上你家旅馆里,白吃白喝白住去!不仅我自己去!我还拖家带口的去!”

    胡珂卿像泼妇一样,双手掐腰站在门口,对着玖雅耍泼,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进去?进哪里去?”玖雅还什么都没问呢,胡珂卿自己就先全招了。

    “你家楼下那个,冤枉我家老板要害他!进重症监护室了。”

    “重症监护室?你家老板做什么了?”

    “是你家楼下那个胡说八道!我家老板……”胡珂卿闻到血腥味,看玖雅的眼神都变了,话还没说完,舔着嘴唇吸着口水,看着玖雅的胳膊。

    “新伤口吗?还在流血呢,血都从伤口渗出来!用不用姐姐帮你重新包扎一下?”胡珂卿擦擦嘴,防止自己太过失态。

    “你是想吃了我吗?”玖雅小步后退,手伸到口袋里摸手机。

    看着胡珂卿此时的样子,就像是饿了一个月,好不容易见到食物的猛兽,准备随时扑上来,咬住自己的咽喉,将自己撕碎。

    “不不,有和平共生协议,不能吃了你,但没说不能圈养你,天天喝你的血啊!”

    胡珂卿再也忍不住了,玖雅现在太诱人了,她的血简直就是仙草,勾魂摄魄撩拨着自己的兽性,只要能吃上一口,那怕立刻会死也值得了。

    “我……我店里还有事!救命啊!”玖雅撒腿就跑,完全忘记了,遇到猛兽,绝对不能将自己的后背暴露给对方,不然就会被突然跃起的猛兽扑倒。

    “跑啊!你现在就像一只没有生活经验的幼羊,惊慌恐惧弱小无助,你越这样我越忍不住想吃了你!”

    胡珂卿根本就不隐藏了,直接按住玖雅露出獠牙,准备下口。

    街上的店主顾客,看到胡珂卿扑倒玖雅的诡异一幕,以为是胡珂卿和玖雅有什么私人恩怨在打架,全都出来围观,但没有一个人敢上去帮忙。

    玖雅终于拨出电话了,费力的翻身准备反抗胡珂卿,奈何力气不够,始终被胡珂卿压制,眼看着,她嘴里的尖牙要咬上自己的脖子了。

    “干什么呢?两个女人在街口打架!都是一条街上的人,你们有多大的仇恨解决不了,在街上丢人。”田焕竹听到街上的骚乱,赶紧从警亭里冲出来,都没看清扭打在一起的人是谁,就大喝一声跑过来帮忙。

    “街口?是街口吗?谁那么大胆子敢打你?”拾亿的声音从手机另一端传了过来,他已经拿着鞭子从街尾冲了出来向街口跑了。

    “啊!”玖雅疼的惨叫,胡珂卿是真咬啊!自己根本没有力气反抗。

    “你……你的血……”胡珂卿只是咬破了玖雅脖子上一点皮肤,血顺着牙齿涌入口中,胡珂卿还来不及仔细品品这撩人的美味,自己就头晕目眩口吐白沫浑身抽搐了。

    “她……她发羊癫疯了!”玖雅赶紧推开已经失去意识的胡珂卿,爬了起来,不知道怎么跟众人解释,只好捂着脖子上的伤口,说胡珂卿有病。

    “玖雅?”鹿昭刚整理完要个街道办事处交接的资料,从警亭里就看到玖雅捂着脖子,脸色苍白的指着地上已经翻白眼了的胡珂卿。

    “田哥,叫救护车。”鹿昭赶紧跑跑过去蹲下,确定胡珂卿状况,瞳孔扩散,呼吸急促,这是快死了吗?

    “水,用水给她冲嘴。”拾亿也赶到了,扔下鞭子,从旁边超市里拿了几瓶水,让鹿昭扶着胡珂卿自己往她嘴里灌水。

    “鹿警官把她交给我就好,我送她去医院,等车来她估计已经死透了。”拾亿看着胡珂卿的手变成了爪子,赶紧挡住鹿昭的视线横抱起胡珂卿。

    “把我鞭子拿回去。”拾亿抱着胡珂卿,用命令的口气跟玖雅说着。

    “好像我才是受害者吧?”玖雅看着现在的情况,怎么感觉是自己差点害死胡珂卿?

    “她体质不及饕餮的百分之一,你的血就是剧毒,性命关天的时刻,你计较谁是受害者有意思吗?”拾亿压低了声音提醒着玖雅。

    “需要我开车送你们吗?你用跑的也来不及吧?”田焕竹拿出车钥匙问拾亿。

    “谢过了,但是车已经来了。”拾亿跑进超市里拿水的时候,就已经通知了妖警队了,人类的医院对胡珂卿根本没用,反而会暴露胡珂卿的身份。

    “这是那个医院的车?没见过。”田焕竹还有些疑惑,要跟去,拾亿快跑几步将胡珂卿塞进车里“我跟着去就行了,这都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