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敌天子 > 251.一场梦
    夏极见到那小女孩声音还要发出,却是不想再听。

    远隔数十米,抬手就是一道刀气,直接将那因幻术而和自己模样相同的长脸男人斩杀。

    刀气斩入那男人体内,又瞬间爆裂开来,强大的气流在那男子体内冲击。

    也许那男人也是高手...

    但在夏极面前,却是完全不够看。

    瞬间,他就成了一团炸裂的碎肉。

    黑马一愣,然后爆发出歇斯底里尖叫声。

    “你竟然违逆我?不要忘了你阴间居住的权力都是我给的,所有咒怨对你的友好也是我给的。”

    夏极一步踏出,身形往前了几分,抬手就抓住了黑色梦魇的马脸:“二十年之内,不要来干预我...”

    话音说完,他直接捏爆了那梦魇。

    黑马炸开,却无血肉,只是数道黑烟成流,从他指间散开,黑烟里,还带着尖锐的如诅咒的声音。

    “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来皇廷的,但是这龙气覆盖的地带,你的实力已经被完全压制了...何况只是一道投影?”

    站定,看着染血的王座。

    夏极扬声:“有刺客。”

    片刻...

    一队侍卫跑了进来,看着现场的情况,王爷是完好无损,只是那刺客已经被打爆成了肉泥。

    侍卫们顿时明白了,他们不是来捉拿刺客,而是来打扫卫生的...

    娘的,究竟是哪个刺客不长眼,竟然来刺杀王爷?

    侍卫们心里很无语,毕竟天寒地冻的,谁想来打扫卫生?

    夏极却已经不管他们,负手踏步,走出了宫殿,再次入了大雪。

    他脸上浮出怒色。

    “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阻拦我,真以为我就被你们吃定了么?

    先是燕国边境,然后是之前来送信的狂妄公子,你一次一次出现,好似是为我设定了区域,设定了临界,但这又如何?

    阴间阳世,又如何?

    我为何一定要选择站在哪一边?”

    夏极坐在一处大雪的阶梯上,抬手一抓,大雪幻化成白色的刀刃漩涡。

    漩涡带着所有的雪花在狂舞。

    舞成了一条阶梯。

    似通往天国。

    而这阶梯之下,撑着桃花伞的娇小少女不知何时已经远方。

    向着他的方向,正默默看过来。

    似乎在她看的那一刻,她才被人注意到。

    夏极抬起了头,对上了一个熟悉的倩影,绝世而独立。

    那影子在向他走来,面容渐渐清晰,如同冰雪里的小诗。

    夏极脱口而出:“元舞?!”

    少女默然无语,走到了他身侧,桃花伞也遮在了他头顶。

    雪花一片又一片。

    这是北境深冬的日常。

    从来如此凛冽而无情。

    摄政王让开一点,让少女坐在他身侧。

    两人虽有千言万语,此时却默然无言,一起仰头看着大雪。

    夏极想问“真的萧元舞早已溺死了,你究竟是谁”,又想问“这段时间你去了哪里,为何来去无踪”...

    但是他一句都未问出口。

    少女往他身侧靠了靠,苍白的小手轻轻伸出,用力的掰开了他放在膝盖的大手上,然后捏起小拳头挤了进去。

    小拳头冰凉冰凉。

    但有大手的包裹,就可以温暖了。

    “别生气了。”轻轻柔柔的声音传来。

    然后,少女把轻轻侧头斜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你知道我在生气?”

    “知道呀,你生气都写在脸上了...”少女温柔的说着话。

    她如同一场梦,在大雪时分悄然闯入了这她所认定的少年的世界。

    本已落定的身份结果全都成了谜。

    甚至连名字都如同谜一般。

    天地的雪,似乎只为两人而下。

    但在这无边无际的穹苍之下,两人的身影又是如此渺小。

    “你吃过饭了么?”夏极想了万千句话,但到口边就这么一句。

    他感到一种玄奇到极致的联系正在他与她之间产生,这无关一切,只是一种纯粹的,神秘的,如巫术般的联系。

    好似,面前的人是他极亲的人。

    两人也不是这一世才认识。

    也许上辈子,他们曾是受到礼法约束,而无法在一起的师徒。

    也许再上辈子,他们是父女。

    也许再上上辈子,他们是前后桌默默相恋,却直至毕业都未曾说出口的同学。

    也许...他们曾是仇人...曾是相爱却有缘无分的恋人。

    这一切,都在少女把拳头伸入他掌心时,慢慢的浮出。

    脑海里隔着无数限制的记忆,在走马观花、浮光掠影般的闪过。

    到了夏极这种地步,是不是幻术,他自然有数。

    是真是假,他也明了。

    正因为如此,他才觉得奇异...

    因为,他本能的觉得,他正感受着的一切是真的。

    这少女就如一把钥匙,打开了他脑海里许多也许直至死亡都不会解封的奥秘。

    诗一般的少女温柔地回了句:“吃过了。”

    夏极又问:“哪儿吃的?”

    少女痴痴笑道:“你无不无聊?”

    夏极坚持道:“不行,你一定要告诉我在哪儿吃的。”

    少女这才认真道:“在王都的醉仙楼吃了一碗面,就来找你啦。”

    两人又沉默下来。

    这一次,少女开了口:“抱我。”

    夏极复杂的看着身侧的少女,忽然把她横抱而起,气罩撑开,狂风驱动,托着两人向着天空急速上升。

    飞雪向下激射。

    而两人却距离地面越来越远,远到宫殿,王宫,王都都成了蚂蚁。

    远到大雪都已经停止了。

    这一层在彤云之上,风和日丽,气流平缓。

    但夏极的玄气罩里,空气却十分充足。

    夏极终于问出了个问题:“你...”

    他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面前的少女,毕竟许多前世有太多的名字...

    少女直接用手指挡在了他嘴唇上,“我不能说,许多事是不能说的...因为说了,也许很多未来就会消失了...”

    然后,这曾有着“萧元舞”之名的少女直接吻在了夏极的唇上。

    如同触电般。

    数世数十世数百世的记忆里,所有的缺陷,此刻全部圆满。

    少女丢开了桃花伞,夏极的黑发骤然狂射,包成了一个黑色的球,将两人裹在了这黑球之中。

    在天外,在云端,在金芒灼灼的黑球之中,两人相拥,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