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万界收容所 > 第九百八十章 天门驾临
    这一刻这个世界,无数人抬头望向高空,因为足足十数道白光穿过天际,白日流星,划过一道道的长虹,落入凡间,跌入世界各地,凡尘中人可以看出端倪的不多,除却天下道门,就只有各大势力的观天台有所发现,但依然无法解释,翻遍了史书记载,结合道门的传说,才确定了一个说*******仙降临!”

    “天下大乱!”

    在这个有着超能力量现世的世界,这些说法不只是传说,也没有任何人敢于真的疏忽,于是第一时间这些光虹降落的地方呗道门或者当地势力灌注,而几乎同样的,这些地方同时诞下了婴儿,是一个个的生命出声,而这些生命却同样是有着绝佳的修道天赋,而诞下的瞬间,有异相纷呈,而在京城王家的一侧,同样有着一道光虹落下,但不是落在了王家,而是落在了一旁规模不小的宅子里,接着便是一道横跨整个宅邸的彩虹高高悬着,而在屋顶之上还有这一朵巨大的祥云,将这个宅邸上空覆盖,而同时,在这家此时此日,有着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声,啼哭声罢,彩虹消失,祥云化作一道光束直直的射入了屋中,在凡人肉眼不可及的视线中,被吸入了婴儿体内。

    “谪仙降临!居然恰好降临在我等眼前,此子与我道门有缘!”在王家府外不远处,一群身着道袍,身后背剑的道士顿步,为首是一个老道士,长须长眉,鹤发童颜,仙风道骨,此时抬头双眼闪烁精芒,浑身气势大放。

    他身旁站立的乃是一个中年道者,神情冷漠,却正是那离开王府的王真人,此时抬头看去,双眼也是讶异,甚至微震,然而接着双眼微凝,那里可不是王府方向。

    “修远,那处可是你所言王府之处。”老道士忽然开口,双眼却不是看向那谪仙降临之处,而是王府方向,王修远神情微怔。

    “师叔慧眼如炬,那里的确是王家府邸。”

    老道士微微点头,“果然如此,此府邸气运蒸蒸日上,烈如大日,正是繁花似锦之时,想必不久之后这王家将会迎来一场大机缘,再度攀上一个高峰,而这气运应该是近端时间才出现,想必与你所言那腹中之子有关。”

    “此子虽未诞生,但想必如你所言,是真的与道有缘,合该被我道门收入门下,贫道此行没有白来。”老道士颔首,双眼看向另一个方向,更是满意的点点头,“而且还碰上了这样一个谪仙人物,可谓双喜临门。”

    “师叔,我等可需分而行之?”另一个中年道士上前轻声道。

    老道士微微摇头,“无须如此,修远师侄是请我等为那王家夫人而来,便先去看看情况,如果一切稳定再去看看那处。”

    面对谪仙降临,这老道士却依然执意先去王府,一旁的王真人微微松了口气,那王夫人的情况若不出意外这几日便会到达极限,若是拖延,他还真不好给王家家主交代,毕竟是四大家族之一。

    一行人在不耽搁继续继续前行,片刻之后,便来到了王家大门前,由王真人上前肃声对守门护卫道:“马上通知你家家主,天门诸真驾到,立刻出迎,不得怠慢。”

    看门护卫显然认得王真人,恭敬地行礼后,立刻回返门内通知管事的。

    只是少顷,乌压压的出现了一大群人影冲出,当先出来的却不是王之瑜,而是一群老太爷拄着拐杖带着一大群后辈满面笑容相应,“原来是诸位真人驾到,有失远迎,有失远迎,诸位请!”

    王真人没有看到王之瑜的身影,立刻皱起眉头,一旁的老道士一甩袍袖,“无妨,是我等来的突兀,不知哪位是王家主。”

    看到的却是面面相觑和尴尬的笑容,老道士面色不变,双眼已经微微眯起,一旁的王修远一声冷哼,“王之瑜好大的架子,这般不将我天门放在眼中,何必言语我道门机缘。”

    “误会误会,真人切莫误会,家主前日突有急事离开家中,倒是没想到怠慢了诸位真人。”当先的老太爷急忙挤出笑容道歉,如王之瑜一开始想的一般,这世间终究是超脱力量现世的世界,除却皇宫和宫中的那位,还真没有可以在道门之前张扬桀骜的人物,即使是四大家族也一般。

    “不过家主不再,我等也勉强可以做的了主,绝不敢怠慢诸位真人。”老太爷接着解释,他虽然不认得这些道士,但是对与那王真人还是知道的,毕竟是护国法师,地位不凡,而可以被护国法师隐隐以恭敬态度相待的人,定然不凡,也是王家惹不起的人物,这般礼数做到位是自然不会错的。

    王真人眉梢挑起,“原来如此,那王家主可是将事情交代的都清楚了。”

    老太爷微愣,本能到回道:“什么事。”

    王真人的眉头再次微皱,“自然是贵府那未出世的公子与我天门结道缘的人物,这般大的事情王家主竟然没有对你说嘛。”

    王真人心中已经几位不满,这王之瑜不知道怎么般的事情,他兴师动众的将门内长老之临弦师叔请来,王家做事却这么毛躁,怎么让他满意,他师叔又会怎样看他。

    而一旁的老太爷乃至身后的诸人却都是茫然摸样,大多不知道这代表的是什么意思,而直到的也是微微震撼,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要知道在家族只和总榜个,家住的地位不同凡响,是可以一言而决的,而那个至于也是实在做事太过鲁莽,在家族内简直捅了天大的漏子,也因此让几乎所有然都站立在他的反面,是以才被影响了地位。

    所以这些人虽然知道王真人在家中住了不短的时间,也只是知道其实为了那人看病,但对于天门有意与王家结缘的事情丝毫不知,反而若是知道了,还敢不敢对王之瑜持反对态度,就不好说了。

    “荒唐!”王真人一声大喝,真元蕴含其中,在所有人耳中都是如闻雷鸣。